设计师必看的苹果设计历代启示录

阿佛洛狄忒的金苹果——苹果设计历代启示录(数十位苹果设计师口头叙述)

公司CEO Tim Cook一直极力隐瞒的事情,便是何为苹果公司的”历史”。我们只看到了苹果今日的辉煌,却鲜有人知苹果的过去。苹果作为有着37年设计历史的公司,以简约、质量、完美为企业精神——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做到这些的,唯有苹果。

appleDesign

 

Jonathan Ive,不可否认他在设计上的造诣,但是在夺权造势上也颇有手段。

因此我们着手挖掘苹果公司的故事。尽管并不容易,但是我们还是捕风捉影到了一些,Jonathan Ive 1996年接手了设计部门,两名设计师辞职,三名设计师现在已经病故(我们非常不容易的找到了这两名辞职的前苹果员工,询问他们苹果的内部故事)我们从他们的故事中了解到伟大的设计传奇的从无到有,从诞生再到凤凰涅盘,近20年里,从接近破产,再到行业持牛耳,号令天下,这段历史是惊心动魄的。

行外汉都知道,乔布斯是产品之王,在硬件与软件上精益求精。苹果需要完美,苹果必须完美。实际情况恰恰相反,1985年乔布斯被放逐,再到1997年的重新出山,这期间的苹果公司,依然有很多出众的产品,散发出伟大的设计荣光。乔布斯曾经说过,整个苹果公司除了我,Ive是最具有执行力的人。Jonathan Ive 1992年加入苹果,2012年被赋予了更多权力,iOS7应运而生。

实际上,这篇文章提及的苹果历史,和你之前看到的种种苹果历史完全不同。其他的都是书面的记录,而本文是口头的历史,是带有讲述者口吻的故事,这些故事来自苹果的员工、创立者、前员工。溯源到1980年,乔布斯提出电脑是”思考的自行车”,这句箴言触动了整个苹果公司,形成了苹果的设计艺术,他们致力于打造简约、适用性高的设备。在1985前夕,苹果公司取得了很多商业上的成功,这得益于Hartmut Esslinger的Frog Design的设计。随着乔布斯的出走,90年代,苹果的业绩开始下滑,整个企业的创新精神也日益萎缩,鲜有人能够继承乔布斯的理念,用心的去设计。

1992年:”这里躺着雇佣Jonathan Ive的人”——Jonathan Ive的加入,乔布斯的回归

appleDesign2

 

Robert Brunner,苹果公司的前设计主管,曾经打趣的说:”当我死了之后,我的墓碑上将写着’这里躺着雇佣Jonathan Ive的人’Jonathan在我的老东家,Lunar便崭露头角。此人安静、有礼貌。他能够化腐朽为神奇,将糟糕的产品设计的精美异常。我当时就想,以后我的团队里可少不了这家伙”

1989年,我来到苹果,我就联系了Jonathan,我问他,你也想来苹果吗,当时他拒绝了我,他在创业,公司名字叫Tangerine。1992年,我直接雇佣了Tangerine为苹果做一个Juggernaut的项目。当时我估计我这么做的原因,就是太爱惜Jonathan的才华了,我想试着吸收Jonathan。果不其然,Jonathan的团队的作品很棒,我记得那天他向我展示作品的时候,加州阳光明媚,我再问他一次,”想加入苹果吗?”,这次他同意了。

Thomas Meyerhoffer:

高级工业设计师,Ive的Tangerine公司第一位雇员(现在也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):

当时我们为苹果公司展示了一款极其优秀的产品,那时候大众还没有认识到设计的威力。但是苹果非常中式设计,苹果与众不同,这帮家伙(苹果那帮人)一直都很特别。

Robert Brunner:

当时我们团队里有个叫Thomas Meyehoffer的家伙,他的项目是eMate。我们试着把老牛顿操作系统设计成折叠式,他负责外观。他的设计结果非常简约,连儿童都能被其吸引,而且几乎是透明的外观、球状的形状,iMac从此诞生了。

Thomas Meyerhoffer:

当时的计算机基本是正正方方的塑料,毫无生气,我想要把产品做的有趣一点。因为很少有人能够了解产品内部的构造,我就决定采用透明的塑料,这样一目了然,同时给予产品更多的生命力。

DOUG SATZGER:当时的工业设计主创(现在任职于Intel)

我们当时尝试了很多新奇的改建,但是CEO Gil Amelio说,超过预算了,按他的意思设计,顶多会设计出戴尔电脑或者佳能打印机,按他的意思,我们不需要关注设计,我们只需要出售产品。但是Jony很了解我,我们讨论了很久,整个团队决定采取更”艺术”的设计。

而且当时Win 95的发行对我们的冲击也很大。

Cordell Ratzlaff,经理,Mac OS人机交互组(现在是Google的用户体验总监):

当时有个项目代号叫Copland,目标直指苹果下一代操作系统。这可能是平果历史上最糟糕的项目。几年后,这个项目再也没有被提及过。

Don Lindsay,设计总监,Mac 用户体验组(现在是服务于黑莓):

从这场寒冬之后,苹果迎来了乔布斯的回归。

1998年”垂涎欲滴的设计”——iMAC以及苹果公司标志性操作系统的诞生

当时收购NeXT花了4.29亿美元,时间是1996年十二月,最冷的寒冬。乔布斯被提名为临时的CEO。”新”官上任三把火,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:以Ive为核心,重组设计团队,重新设计公司的桌面电脑。当时Ive只有30岁。

Satzger:

乔布斯上任后的第一次会议前夕,我们便对工作室进行了大扫除,我们都知道乔布斯是大嗓门,但是他有个特点,不希望不相关的人听到他与某位员工的针对性谈话。因此当他走进工作室的时候,我们都会把音乐音量开到最大,这样他就能专心的和员工交谈了。

appleDesign3

 

Jeff Zwerner,创意总监,包装设计师(现在就职于印象笔记):J

onathan作品的每个方面都能令乔布斯满意——连他喜欢听的电子音乐都合乔布斯胃口。有个不成文的惯例是,当乔布斯进来时,每个人都必须站起来运动运动,和其它员工交流分享一下创意和设计经验。

Jon Rubinstein,高级副总,硬件工程师,2004年以前是Ive的上司(现在是亚马逊董事会成员)

Steve在工作室文化的建设上下了很大的功夫,因为他认为工作室是一个快乐的工作场所。他喜欢来工作室转悠,和设计团队交流比处理商业事务更有趣。

Satzger:

乔布斯告诉我们,他想要我们设计一台互联网电脑,那时他的女儿马上要上大学了,他想让我们帮她女儿设计出一台能够带到学校,联网学习的电脑。总而言之,这是面向学生的一种产品理念,这和硬件关系不大。

Rubinstein:

网络计算机最后失败了,带宽不足。但初版设计中有iMac的影子。

Ken Segall,创意总监(现在是作家和顾问):

当我们初次见到iMac的原型时,我们感到震惊。有点像衣服,你掀开”衣服”就能看到电脑的内脏,有点像未来风格的漫画。

Tim Kobe:

Eight Inc联合创办者,该公司曾经为苹果公司雇佣,负责苹果专卖店的外观设计

appleDesign4

 

乔布斯说,”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色彩,色彩不到位我们就是失败的”他对色彩高度关注,这关乎到产品的核心理念——个性化、生活化——这让我们转变了思维角度。

Satzger:

我们最后使用了Bondi蓝,乔布斯在发布会之后很遗憾的说”iMac很成功,但是色彩选用太失败了”

Bondi Blue

Trip Hawkins,前市场部经理:

我当时就想”天,乔布斯这家伙像把显示器的颜色做的性感一点。”但可惜当时没人做到这一点。

但不管怎样,iMac,五种糖果色,当时是市场的大热门,让电脑不再高高在上,变成了一种时尚消费品,而乔布斯的下一步,便是致力于软件的重设计。

Lindsay:

iMac发行不久之后,乔布斯转移了注意力,他开始关注Mac OS X的用户体验。他把所有的软件设计团队召集到一间屋子里,以他独有方式训斥了这些人,认为他们做得不够好。

Ratzlaff:

从那次会议后,我们就开始走了下坡路。我们夜以继日,花了好几周,设计Mac OS X。我们当时借鉴了存在的所有的操作系统。当时的操作系统都很笨重,我们决定采取完全不同的方法。在原型设计中,我们引入了”dock栏”这个概念,将Mac作为你的数字化行为中心,采用了全新的色彩主题和动效。

Lindsay:

一通百通,乔布斯将硬件设计的一些经验带到了软件中,将软件设计的透明化、多才华,他对界面设计员工施加了这种影响。

Ratzlaff:

某个周二的下午,我们遇到了乔布斯,他带来了疯狂的创意。他当时说了一句话,我们都惊了,我们都在怀疑他是不是服用了违禁药物,他说”我们要做出令人垂涎欲滴的设计。”

新的操作系统被命名为Aqua,底部有个dock栏,具有浓郁的视觉隐喻,以及丰富的动效,后来发展为OS X以及iOS.对微软谷歌的操作系统也深有影响,成为了苹果公司的标志之一。

这一时期的苹果产品:

appleDesign5

1991年,Pow